“砍价”是陋俗?不!是人类文明中上唯一的真正自由交易

[一乐] 时间:2020-10-21 06:15:26 来源:天灾地变网 作者:鹤岗市 点击:59次

中国经济的典型特征之一是,在需求方面,充分地尊重照顾需求者,将产品普惠式地向大众销售。商家所秉持的一个集疤痕原则就是“薄利多销”。

充分地尊重需求者,是自古以来中国经济的典型特征,这一点充分体现在交易过程中的定价模式上。当卖方与买方商定价格时,最终的价格一定是在卖家报价的基础上向下走的。这就是中国传统的讨价还价,或者砍价。价格向下走,是在尊重和照顾需求方。

在中国,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如果卖方提高了价格,将会被买方视作对自己的侮辱。

但是,在西方,他们传统的议价过程恰恰与中国相反,价格是在卖方报价的基础上向上走的,这就是所谓的拍卖。

这意味着西方经济的经济模式不是以买方为中心的,而是以卖方为中心的,可以称之为“特权经济”:卖方都是拥有特权的垄断者,他们也在努力谋求特权进行垄断,维持高价,而不是象中国的卖家一样,通过降低定价,追求薄利多销。“拍卖”包含着特权和垄断,这由其起源的历史背景所决定的,下文会介绍。

西方经济学的最基础课程叫“微观经济学”,而“微观经济学”又是一价格体系为中心的,认为市场的交易双方都是根据价格而进行买卖决策的,这样价格信号就是指导商品流通和资源配置的核心工具。因此,“微观经济学”又叫“价格理论”。价格体系也被认为是市场经济的核心,市场经济就是依靠价格可以自由波动,交易双方可以自由交易的经济形态。

但是,在微观经济学中,在“价格理论”中,价格的形成过程,却是拍卖的式的,价格以卖方的最初定价为起点,逐渐上升,以买方中出价最高者为最终定价。

既然近现代西方的经济学家们,将拍卖方式的价格形成方式构造成被普遍接受的“经典”理论,这意味着,拍卖式的价格形成方式在西欧历史和文化中是价格形成方式的常态和标准。

想想看,假如让中国人去写“微观经济学”,他们绝无可能将价格的形成方式弄成拍卖式的,因为在中国的历史和文化中,价格的形成方式只有一种,是“砍价”式的,价格一定是在卖方第一次出价的基础上向下走,而非向上走。价格向上走的拍卖对中国人而言是不可思议的,因为这被买方视作羞辱。

当然现在中国也引入了拍卖行,但是,拍卖的价格生产模式在整个中国经济中,是占比非常非常小的,是非常边缘化的。在传统的市场中,尤其是中国经济所秉持的基本理念上,“砍价”模式依然是主流。

在中国的“砍价”模式中,交易主体,无论是卖方,还是买方,都是是众多普普通通的民众。在中国历史中,自古以来,普通民众就是独立自主的交易主体。而历史地看,西方的“拍卖”模式恰恰相反,他们的主要交易主体并非人数众多的普通民众,而是人数极少的贵族。

从历史记载看,拍卖最早出现在古巴比伦,然后古罗马的主要交易方式也是拍卖式的,中世纪西欧依然如此。请注意,古巴比伦、古罗马都是奴隶社会,尤其是古罗马,而中世纪西欧则是封建农奴社会。无论是奴隶,还是农奴,都不是完全独立的市场交易主体,无法自由独立的进行市场交易,尤其是奴隶。这个时候,真正是独立自由的市场交易主体的,就是人数极少的贵族们。

因此,从人数来看,西方历史上的市场实际上是非常小的,仅仅是少数的贵族之间的游戏,而人数占绝大部分的农奴、奴隶们,则被排斥在市场之外。在加上西方当时商品贫乏,是一个卖方市场。因此,在进行交易时,就可以将人数极少的贵族们召集在一个屋子里,进行拍卖。

也就是说,“砍价”是大众的平民经济,而“拍卖”则是小众的权贵经济。当西方经济学家想当然地认为市场必然是拍卖式的时,也就将特权思维、权贵思维注入了西方经济学。这意味着,标榜追求自由的西方经济学,西方自由主义,实质是一种特权式自由,权贵式自由,并非是真正面向大众的普惠式自由。

由于中国的“砍价”式交易,是面向人民大众的,这意味着只要有民众存在的地方,都可以交易,是随时随地的,交易方式是一对一的。用一个专业一点的术语,是“分布式”的。因此,砍价式交易是不需要一个具体的市场的,有老百姓在地方就是市场。

中国传统的商人有坐商、游商之分。坐商就是坐在自己的店铺或摊位里,等待买方上自己的门来交易。游商就是自己挑着货物,走街串巷,到买方的家门口进行交易。店铺或摊位一定是位于人流量大的集市上。集市也叫“会”,注意这个“会”就是约会之会,即约定在某个一天会面。目前在豫东一带的方言中,“赶集”、“赶会”基本上是同义词,都是指去集市买卖东西。

但是,集市与拍卖式的市场绝然不同,集市一般是老百姓自发形成的一种“约会”,仅仅是便于交易。交易本身依然是买卖双方一对一的、分布式的。而拍卖的交易方式则是集中式的,一对多的。

既然拍卖式交易,是集中的,是一定需要一个场所的,他们管这个场所叫“市场”。进而西方人就形成这样一个理念,交易一定是需要市场的,因此他们管以自由交易为基础的经济叫“市场经济”。所谓的“市场经济”其实质就是带有强烈特权和垄断因素的“拍卖经济”。

在中国的文化环境中,交易是分布式的,是老百姓一对一的,是买卖双方协商的结果。交易的发生并无需一个固定场所,无需市场。因此中国绝不会以自由交易为基础的经济叫“市场经济”。中国的经济模式可以叫“砍价经济”,也可以叫“协作经济”。交易和经济的基础是个人间的协商、协作,而非一个固定的市场。

大家一定要清楚,现代西方文明所声称的“自由交易”,与中国的固有的自由交易,存在本质不同。中国固有的自由交易,是平民式交易,其基础是交易双方之间的自由协商、协作,是“砍价”式的。而现代西方文明所声称的自由交易,则是特权式垄断式交易,其交易基础是集中竞价,是“拍卖”式的。

显然,现代西方经济学中的拍卖式的自由交易是一种伪自由,中国固有的砍价式自由交易才是真自由。

尽管工业化之后,中国的生产由个人、家庭化的作坊转变为大型的企业、公司,交易的买卖双方,由传统上一对一的个人,转变为企业对个人,为便于管理,企业一般会统一定价,不会在过程中允许顾客“砍价”。但是,中国经济的交易依然是传统的平民式,依然在坚持薄利多销。尽管微观上不在“砍价”,但是宏观上依然是“砍价”式的。但凡中国企业参与的行业和领域,其价格一定是不断下降的。

同时,在零售领域,中国最主要的线下零售方式是中国传统集市式的小商品市场,其中的店铺和摊位一般都是个人或家庭在经营,因此,这里砍价依然盛行。

正是凭借着不断下降的价格,秉持薄利多销的传统理念,中国迅速成为全球的制造中心,中国商品迅速普及到全世界。同时,中国制造业也赢得了“发达国家粉碎机”的称号。

那么是什么使得中国成为“发达国家的粉碎机”,让凡是正面与中国竞争的发达国家的企业纷纷遭遇毁灭性的打击?可以找出很多原因,但最根本的,就是中国历史悠久的,也是在人类历史独一无二的交易模式:砍价式交易。

发达国家的企业所秉持的思维是拍卖式的,他总是企图通过维持高昂的定价,来获取高额的利润,他们从不考虑去薄利多销,让自己的产品普惠大众。

在这方面,最突出的一个例子就是通讯行业。仅仅经过30年的努力,中国在通讯业上就由一无所有,变成了全球绝对领先。其中最优秀的代表就是目前风头正劲的华为公司。

据通讯行业的资深人士介绍,当初,美国的电讯公司,在卖给中国的产品时,态度傲慢,定价极为高昂。说有一种捆住电缆的小带子,其实中国也能做,但是,他们一定要坚持捆绑销售,让中国买他们的,定价是每条9美元(大概)。现在相关电讯设备中国已经能够制造,那种扎线带子每条只需人民币3毛钱(大约)。

也就是说,尽管都是自由交易,中国的交易模式与西方存在本质不同;都是经济,中国经济的运行模式与西方存在本质不同。中国的交易是“砍价”式交易,中国经济的模式是“砍价经济”,而西方的的交易则是“拍卖”式交易,他们的经济模式是“拍卖经济”。

中国砍价式交易才是真正自由的交易,而西方拍卖式交易则包含着强烈的特权和垄断因素。中国的“砍价经济”之所以在全球化时代远比西方的“拍卖经济”更有竞争力,因为“砍价经济”是普惠式的人民经济,以作为需求方的人民为中心,而“拍卖经济”则是垄断式的权威经济、精英经济,以作为买方的大企业主、大资本家为中心。

(责任编辑:平顶山市)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